|

第2507章 废材公主5(1 / 1)

加入书签

更新最快就在脚脖子,jiaobozi.com

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:【登录】,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:【注册】成为本站会员!

太后见有公子的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桌上的肉,咽着口水。

于是问:“这个是哪个的孩子?”

身后跪坐的子苓立即轻声回应:“禀太后,是八子安公子,九岁。”

梁王有九子、十六女,最小的十六公主也要七岁了,近几年后妃均无子女活下来。好不容易二年前姜宣夫人生了位小公子,却死了,悲怒之下,处死了奶娘半夏。

太后对着安公子招手:“来,过来,到祖母这里来。”又恢复到和蔼可亲模样。

安公子被这里的架势吓到了,不过来反而还退了一步。

笨蛋,不过也不怪他,年龄还小,这个岁数在现代才小学二年级,懂个屁。希宁直接走过去,牵起安公子的手。

“安弟弟,祖母叫你。不要怕,祖母对我们好着呢。”一边说一边把安公子拉到了太后面前。

原本想让子苓去拉,没想到十四公主把人给拉来了,这效果当然是自己孙女去拉更好。

“瞧瞧,这瘦的。”太后目光含着怨忿瞟了梁王一眼,随即说:“饿了吧,吃吧。”

安公子哪敢呀,眼睛往外看,找自己的亲妈。可亲妈地位不高,没进内院,应该在院门口。

“安弟弟,祖母疼你,给你吃东西呢。”希宁拿起一碟切片羊肉,端到安公子面前:“这里吃食可好吃啦。”

安公子犹豫不决,但看着面前年龄差不多的十四公主,再看看旁边坐着的太后,一个个都是含笑的脸,加上被食物勾着,伸出手抓了一片。

这一开动,一发不可收拾。这可是上好的小羊羔肉,太后年纪逐渐上去,肉都尽量煮烂。煮得稀烂的羊羔肉,等凝固后切成片,入口即化。不用再请,吃完一片自己再拿一片。拿了一片,另外一只手也上去,双管齐下,大吃了起来。

看着十四公主眼巴巴地看着安公子吃,咽着口水,太后不由暗暗赞许,这都能忍得住,是个聪明伶俐的:“茉儿,你也吃吧。”

“谢祖母。”希宁故意为难地看了看四周:“可兄姐都未吃,茉儿岂敢。”

这下太后更加喜欢了,眉毛一挑:“来呀,把这些端过去。”

自己生母地位高的,哪怕不饿也只得拿点吃。

而正饿着的公子公主看到八公子和十四公主吃得香,就不管了,先填饱自己的肚子再说。装肉的盘子端到自己面前,抓起肉往嘴里塞,就跟饿死鬼投胎一般。

太后这下得意了,昂起头下命:“不够再去拿,多拿一些!”

还故意瞥了梁王一眼:“可不能饿着哀家的孙子孙女们。”

公主饿着不算,连儿子都饿着,这可是他的子女,他可是大梁的王!

这下梁王的脸面挂不住了,猛地一拍桌子,吓得众人全都跪下。

手里拿着肉的公子公主,跪着还在低头吃。

“你就是这样管寡人的子女?”梁王气得脸色发白,手指颤抖,指着跪在一边的王后梁姜后。

梁姜后也只有服软:“妾身有错,是妾身的不是。妾身一直忙于自己孩儿,将其他子女交于姐妹们,没想到如此。是妾身疏于关心,望大王息怒。”

梁姜后生有三子四女,活下来二子二女,嫁过来十八年里,不是在生孩子,就是在生孩子的路上。近二年终于消停点,但抚养嫡子,让自己儿子成为未来的王,就成了重中之重。

见梁姜后认错认得快,再加上又是太子的嫡长子亲母,二子也是文武双全,德才兼备,梁王转而对着旁边的滕妾们。

“王后寡人子女交由你们看管,你们是怎么照顾的?”看到她们的儿女个个肤色白里透红,身上衣服光鲜,和那些生母品位低的儿女区别明显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:“怪不得寡人孩子生得多,死得也多,原来都是你们!”

把梁姜后摘干净了,她们可倒霉了。旁边的姜淑夫人、姜宣夫人、姜华夫人心中都很哀怨,也不敢反驳,毕竟事实在面前,也只有认错后跪在那里。

“真是太过分了!寡人都要被你们气死了。”梁王三分是真生气,七分是演戏。原本庶出的子女就是草,他子女又多,嫡出的儿子也够用了。目前梁姜后的母国赵国风头正旺,也知道太后是拿这件事作妖。

可这些毕竟是他的子女,说不在乎还不被朝臣宗亲喷死。所以他一边装着生气,表明正确态度,一边想着如何收场。

可旁边太后不予高高抬起,轻轻落下。见梁王有这心思,举起袖子就擦眼角:“如果哀家的头三个孙女能活下来,那时最大的也有十岁了,再过个三四年就能和亲,也不用哀家的姚儿去了。哀家的姚儿啊,哀家的心头肉啊,哀家的心好痛啊……”

希宁真是佩服太后,要笑就笑,要哭就哭,切换自如,哪怕演戏也没人敢说不是。

“哎呀母亲……”梁王又一次的头大,被太后哭得脑子嗡嗡的,血液直冲天灵盖。

梁姜后却暗暗翻白眼,鲁国国君都快五十了,四十几岁就死的国君比比皆是,等得了这三四年不。

姜淑夫人心稳了下来,十四公主生母死了,挂在她这里,如果要罚,她罚得最重,于是跪伏而言。

“大王,妾身嘱咐过,十四公主一切吃穿和妾身的婵儿、娟儿一般。没想到膳房和织衣房如此对待,是妾身疏忽。妾身今日才知十四公主竟然被怠慢,妾身恳请大王重罚这些下人。”

梁王自然明白用意,下令:膳房、织衣、内务大管事全部杖五十,副管事杖二十,小管事杖十,按照职务大小全都打了个遍,打完不死发配充军。再整个管吃管喝管衣服物件的所有人等罚了个遍,就连各房扫地宫人也因未尽举报之责,罚俸一月。

梁姜后跪宗庙反省三天,三位夫人跪宗庙七日、禁足一月。

所有公子公主的用度全部补齐,以后再有克扣现象,可直接向梁王告状,查实无虚,管理之人立即杖毙。

梁王威严下命完,转而对着太后,讨好般地问:“母亲觉得如何?”

太后跪坐得四平八稳,板着个脸,很是威严:“问哀家如何作甚,这是大王的家事,是大王的子女,大王自然会爱着疼着。但大王不能因为国事繁忙、子女多了,而疏忽。”

“母亲教训得是,教训得是。”梁王只有赔笑。

什么家事,君王无家事,全部都可以上升到国事。如果处置不当,太后又要说去请宗亲,那就更加麻烦,还会被史官记上一笔。

dengbi.netdmxswqqxswyifan.net

shuyue.netepzw.netqqwxwxsguan

xs007zhuike.netreadw23zw

rz34.com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